福建省依法治省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       设为首页             旧版入口
首页 > 普法课堂 > 以案释法 > 正文

走心调处助九旬老太解养老难题 ——记一场多元合力的新尝试

2018-06-06 10:10:45   来源: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司法局中华司法所
【案情重现】
无处安身,九旬老太求助司法所
年近九旬的曾老太,育有5个子女。大儿子因精神疾病常年住在精神病院,三儿子已死亡,二儿子、大女儿、二女儿成家后各自搬出去居住。1998年丈夫去世后,曾老太一人独居,靠微薄的抚恤金为生。2014年起,老人多次要求有抚养能力的三个子女给付生活费,可是子女们都提出各自的理由推托。从此,曾老太开始了漫长的向子女讨要生活费的拉锯战。2014年底,身心俱疲的曾老太来到司法所声泪俱下“同志,请你们帮帮我,我要活不下去了”。看着与自己患病父亲年纪相仿的曾老太,调解员玲姐于心不忍,立即扶老人坐定,为老人端上热茶,耐心地听老人讲诉事情的来龙去脉。
 
斡旋调解,“家务事”陷入困局
听完曾老太的倾诉,玲姐立即与老人的子女们分别取得联系,并组织社区调解员共同多次上门调解。
“我自己身体也不好,没有能力照顾母亲。”二儿子说。
“我丈夫患有尿毒症,家里经济情况很不好,我要照顾患病的丈夫,没有精力再照顾母亲了。”大女儿这样说。
“我自己患有宫颈癌,自顾不暇了,实在没办法照顾母亲。”二女儿称。
三个子女各执一词、互相推诿,都拒绝接曾老太一起居住、照顾,几次调解都激烈争吵,甚至动手打起来。多年来,司法所三番五次在老人和子女间斡旋调解,都无果而终。
 
寻求突破,老母亲将子女告上法庭
2017年,曾老太已经90岁,独自生活起居愈加困难,而她三个具有负担能力的子女依然没有尽到应有的赡养义务。子女们的态度伤透了老人的心。眼看着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解决养老问题迫在眉睫,曾老太再次到司法所申请调解。调解员玲姐再次与老人子女沟通,并组织了几次协调会,但几个子女依旧重申各自的理由与困难,最终没有同意赡养老人。无奈之下,玲姐建议曾老太运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曾老太想想自己老无所依的现状,也终于放下顾虑,准备将子女告上法庭。
 
法律援助,帮老人理顺诉讼事务
玲姐搀扶老人起身离开,萦绕心头的问题却挥之不去,诉讼程序那么漫长,子女又不配合,老人的赡养问题还要多久才能真正解决?
为了帮助老人更好地诉讼,玲姐联系了思明区法律援助中心,替老人办理申请法律援助的所有手续。法援中心指派了一名资深律师帮老人打官司、讨说法,并告知曾老太她的情况符合检察院支持起诉的情形,建议她向检察院申请支持起诉。曾老太对法律事务一窍不通,只能向最信任的玲姐寻求意见。
 
检调对接,首例支持起诉助力老人
检察机关在其中能起到什么作用?无论替原告写诉状还是帮法官作裁判,好像在民事诉讼中都不太合适呀!玲姐心中泛起了嘀咕,但再一想无论是什么样的新举措,总归多多少少能帮助到老人。明确了想法的玲姐建议曾老太向检察院申请支持起诉试试。曾老太欣然采纳了玲姐的建议。
清明节前夕,玲姐搀扶曾老太来到法庭。原告席上,代理律师当庭陈述了曾老太的诉求,子女们纷纷以自己经济条件或身体条件不好等各种理由抗辩。在双方当事人陈述、抗辩后,法庭上响起了检察官的声音:“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曾某要求子女承担赡养义务的诉求合情合理合法,应予支持,本院决定支持起诉。”
 
多元合力,养老难题终破解
“于法,赡养老人是法定义务;于理,照料老人天经地义;于情,母爱无价何以为报?”调解在法官、调解员、检察官的主持下进行,不仅用法理融通心理隔阂,更用情理融化心底坚冰。
后面的调解很顺利。子女们不再辩解,愧疚之情溢于言表,当场达成协议。他们承诺,一定履行照料义务,供养老人,决不食言,让母亲安享晚年。调解结束,搀扶母亲走出法庭的,是她的子女们。
法院出具了民事调解书,三子女每月分别向曾老太支付赡养费人民币3000元,曾老太随大女儿生活,老人未来的重疾医疗费按比例均摊。
 
【思考】
在当前各项事业飞速发展的社会背景下,矛盾纠纷也随之增多,小到家庭、邻里纠纷,大到群体性、重大、疑难矛盾纠纷,如何高效、便捷地化解各类纠纷是各级政府高度重视的问题。从思想领域着手,将创新精神融入到矛盾处理中去,建立完善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能有效保障社会的稳定与和谐。此案例是一起典型的运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化解的矛盾纠纷。
1. 合众之力。早在2015年5月1日,《厦门经济特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促进条例》就已公布实施,在此方面走在全国前列。诉调对接、检调对接、警民联调等工作也都在不断摸索、前进中。此案例灵活运用了诉调对接、检调对接机制,创新运用了检察院的支持起诉制度,将司、检、法三家联合在一起,辅以法律援助,共同开展调解,事半功倍。
2.各取所长。中华民族自古崇尚“和为贵”的事件处理原则,该原则在司法行政机关的人民调解中体现得尤其明显。人民调解提倡以德服人,通过疏导与教育纠纷双方使双方实现友好沟通交流,在平等的基础上达成自愿协议,化解双方的矛盾。而法院的诉讼中调解,更侧重遵循查明事实,分清是非、自愿与合法的原则,调解不成,及时判决,更偏重“法理”。检察院的支持起诉是帮助利益受侵害的弱势群体向人民法院起诉并参与诉讼的活动,与法律援助指派的律师共同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咨询、证据收集的支持等。各单位各展所长,推动这起“陈年老案”最终得到解决。
3.健全机制。在新的历史时期下,调解部门独立的工作模式逐渐为时代所淘汰,转而代之的是多元化、规范化的调解机制。新的调解机制实现了调解部门的良性互动,使得社会矛盾在更短的时间内得到更有效的调解,这对社会发展而言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为保障多元调解顺利进行,各级联调机构应加强联系,积极进行有效沟通,还应继续完善相关制度,做到明确分工,衔接流畅。公、检、法、司可以尝试建立起更完善的信息共享机制,实现信息的自由流通。调解中的衔接要以联合调解机制与协助机制为基础,调解后的衔接要遵循调解确认机制、调解协助以及强制执行机制。最终,实现调解全过程的有效衔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