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依法治省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       设为首页             旧版入口
首页 > 普法课堂 > 以案释法 > 正文

交通事故引纠纷 联调联动化纷争

2018-05-04 15:23:47   来源: 惠安县司法局东岭司法所

案例简介:
   
2018年4月16日21时许,惠安县东岭镇西埔村刘某汉在家喝完酒后,驾驶电动车到邻村购买生活用品,在行驶在小丘村路口时因酒精作用撞向小丘村村民刘某锋堆放在路边的土堆。事故发生后,伤者刘某汉被及时送往泉州市第一医院救治,交警中队到达现场后对现场进行勘察,并到医院采取刘某汉的血液样本送检。2018年4月24日下午17时,刘某汉因伤情严重不治身亡,双方家庭就责任和赔偿问题产生纠纷,双方家属一百多人聚集在事故发生现场,情绪激动,现场火药味极浓,辖区边防所接到报警后,及时通知镇司法所和双方所在的村委会调解干部及时到达现场,控制现场,稳定局面,积极做好双方当事人及其家属的思想工作。司法所启动联调联动工作机制,及时通知办案的交警,协调相关部门到达现场调解。

调解过程:
    4月25日19时,由司法所、交警中队、边防所、镇村干部、死者家属代表和刘某锋等人在小丘村委会的调解室进行调解。在调解前,交警中队办案民警对事故现场勘查情况进行通报,并对死者刘某汉送检的血液样本的乙醇含量进行说明,告知死者家属送检的血液乙醇含量达到161mg/100ml,超到醉酒驾驶80mg/100ml的标准。因事故一方刘某汉刚死亡,事故责任报告暂时还没确定,建议双方在司法所和村委会的主持下调解。
    在调解中,调解员充分了解事故办案民警对该起事故勘查情况和适用相关法律法规的看法和建议,询问了双方的赔偿要求,但是双方所提要求差距较大,由此争论不止,在此情况下,调解员将交通事故赔偿标准及交警通报的事故勘查情况和相关的法律法规告知双方当事人,并努力安抚和调整双方的情绪和金额,虽然在调解员的耐心劝说下,双方差距有一定缩小,但死者家属表示不满意调解结果。在这种情况下,镇村调解员希望双方当事人能放下争执、以诚待人、以和为贵,并给予了双方当事人一定的时间的冷静思考。经过调解员的不懈努力,死者家属再次提出的赔偿金额逐渐趋于合理,但与刘某锋能接受的仍存在一定差距。调解员再次帮助双方当事人分析个中利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直到双方当事人的标准和要求有所降低,情绪也相对稳定,意向逐渐趋于一致。调解员就此趁热打铁,采用传统的“背靠背”的方式再次将双方当事人分开,分别进行劝导,希望双方当事人能再次换位思考。最终双方各自都作出了让步并达成一致意见并约定次日九点到镇司法所签订调解协议书。

案例点评:
    本案是一起由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引起的纠纷,被害人因为该起事故死亡,这必定严重影响被害人家属的生活。在碰到此类案件时,应首先要稳定受害方的情绪,希望他们理智对待这件事情。其次,在与双方的交谈中,要立足现实,抓住主要矛盾,分别从法、情、理方面启发劝导双方当事人。在本次纠纷调解过程中,镇司法所、边防所、交警中队等单位组成的调解小组与当事人所辖村调委会协调,充分发挥联调联动机制,通过现场调解,反复沟通,并各自做各自村民的工作,最终达成协议,成功化解矛盾,不断提高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社会化、法治化、专业化水平,为“保一方平安、惠一方百姓”做出了积极贡献。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侵权责任法》规定“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有关单位和个人”并不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因在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物品等妨碍通行的行为,导致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道路管理者不能证明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的规定进一步明确了,在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物品的侵权责任人包括堆放、倾倒、遗撒物品的行为人和道路管理者,两种承担责任的要求是不同的,道路管理者的责任承担要求道路管理者证明自己已经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而行为人并没有特殊要求。
    在交通事故中如无其他违法情况,醉驾方一般情况下要承担事故发生的主要或者全部责任,并依法接受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