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依法治省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       设为首页             旧版入口
首页 > 法律六进 > 正文

建房意外引纠纷 真情调解有一套

2018-02-09 11:10:44   来源:惠安县东岭司法所
【案件简介】

林某珠,女,汉族,1965年2月出生,家住惠安县东岭镇前林村。2017年4月11日林某珠受雇于林某南(工程承包方)为前林村柳某房屋建筑施工,在施工过程中林某珠右手被机器卷入受伤,送至泉州市仁福医院治疗,经入院诊断林某珠右手绞轧伤:1.第二掌骨头骨折2.中环指掌指关节脱位3.中指近指间关节脱位4.中指尺侧、环指双侧指固有动脉神经断裂5.示中指伸肌腱断裂6.手掌筋磨高压。林某珠所受伤害经福建华闽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外伤致右手绞轧伤,经手术等治疗外理,遗留手功能丧失,依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规定,构成九级伤残,各方当事人因赔偿费用产生纠纷。

【调解过程】

林某珠找到司法所并希望对此事进行调解。司法所的调解员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第一时间联系工程承包方林某南与房屋户主柳某,告知希望因此事为当事三方进行调解。工程承包方林某南告诉调解员,林某珠受伤后他就主动送医救治,并且垫付了医疗费,他从未想推卸责任,但是对于后续需要赔偿等问题他也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次工伤事故他希望房主柳某能与他一起承担。林某南的表态对于调解员的调解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调解员当即联系了房主柳某,却没想到当事人柳某对调解员非常排斥,

他告诉调解员他已经把建房相关事项承包给了林某南,既然已经把房屋建设承包给林某南,工人也是由了林某南找的,他才是受伤工人林某珠的雇主,此次林某珠受伤应该由林某南承担,与他没有关系,对于房主柳某态度强硬,调解陷入僵局,使得调解无法继续下去。调解员开始转战调解“战略”,从“情”入手,调解员告诉房主柳某,目前伤者林某珠的右手已经达到九级伤残,并且年过50岁,这次的工伤事故对她来说今后工作、生活都有影响,换位思考分析过程事由,房主柳某渐渐冷静下来,调解员抓紧时机向其普及相关法律、法规,告知赔偿金额也在依法的前提下做到法理情相结合,并且林某珠虽是由工程承包方林某南雇佣的,但是实质也是在其房屋建设中受伤,在事件发生时第一时间将林某珠送医救治,已经垫付了医疗费用,对于后续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他真的无力独自承担。经过调解员的多次走访,在调解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调解下,房主柳某终于作出让步,愿意与工程承包方林某南共同承担林某珠的赔偿费用。最后在司法所调解员的调解下,各方达成协议,调解成功皆大欢喜。

【案件点评】

我国法律没有规定农村村民建房一定要由具有建筑从业资格的包工队来承建,根据《建筑法》八十三条的规定,农民自建底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建筑法。因此对于农村自建房的管理并不像建筑工程合同领域一样严格规范。

本案中,柳某与林某南成立承揽关系,而林某南与林某珠为雇佣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根据新实施的《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林某南的赔偿责任要根据林某珠本人是否也有过错,有多大过错确定。如果林某本人也有过错的,林某南的赔偿责任应当相应减轻。 《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第十一条第二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柳某明知林某南不具有建筑施工资质,仍然与其建立委托建房关系,依法应与林某南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